3G牌照四大猜想:國產標准的民族崛起夢--IT地帶
 首頁 新聞 安徽 體育 財經 黃梅 旅游 軍事 娛樂 法治 教育 伊人 健康
繁體中文
 IT 彩信 讀書 汽車 演藝 音樂 徽商 書庫 郵件 論壇 賀卡 相冊 交友
簡體中文
精彩圖庫 業界動態 觀察分析 手機數碼 電腦教室 軟件下載 游戲人間 本地市場
精彩推薦
v微軟發布反間諜軟件測試版 不確定是否捆綁
v政府軟件采購幕後力量較量 采購國產只是走形式
vAMD攜微軟在菲律賓推低價PC 擠壓英特爾用意明顯
v安全研究人員發現Firefox瀏覽器存在多處漏洞
vEVD春節前有望降至800元 專利費一年可省5億
v新年第一道大餐 05年1月即將上市新機賞析
v又是一艘飛船 弧光幻彩的比薩MP3多圖賞析
v《細胞分裂:混沌法則》最新畫面
v策略《黑與白2》公布超清晰畫面
精彩圖片
  您當前的位置 :IT地帶 > 觀察分析 正文
3G牌照四大猜想:國產標准的民族崛起夢

IT時代周刊  2004-11-11 14:37

  IT時代周刊11月11日消息 牌照,一直是中國通信產業最真的痛。眼下的手機牌照已經引起爭論不斷,有人借牌,有人賣牌,為了一張牌照,更有人狀告信產部!而今,隨著3G時代的臨近,隨著第二階段外場測試的結束,高交會上的3G話題也由深圳移到了北京。惟一不同的是,人們已經不滿足於猜測牌照的發放時間,而把所有的關注與焦點放在了發牌方式上。牌照會有幾張,是否會捆綁標准發放,中國標准命運如何。

  10月26日,通信產業繼第六屆高交會後迎來一次真正意義上的通信領域大盛會——『2004國際通信展』,同時,也將深圳懸而未決的3G話題引到了北京。包括3G手機、3G電信設備、3G時代的運營商新業務、新內容成為參展廠商爭相展出的熱點內容。

  一樣的眾星雲集:六大運營商、知名設備制造商、跨國巨頭以及民族驕子們齊集一堂;一樣的翹首期盼:想著念著的不過是那個被拖了又拖,等了又等的3G牌照。

  也許,惟一的不同僅僅在於,曾經吵翻天的『何時發放』問題已經在接近年底的敏感時刻變得毫無意義,而直接影響各大勢力分布的『如何發放』成為人們的『口頭新寵』。

  王旭東部長曾經說過,3G沒有時間表,3G的測試仍在進行。也就是說,我國的3G是一邊摸索一邊發展成熟的,當方式沒有定論時,也就沒有一個發展的時刻表。因此,與其去討論什麼時候發牌照,還不如細致分析一下發展中必然遇到的問題——如何發放牌照。

  一位業內的資深電信專家就牌照發放問題對《IT時代周刊》的記者表示:『目前,時間已經不是問題,3G牌照發放的時間肯定在明年。但是,運營商如何發放牌照,標准如何確定等可能引起爭論的問題,還要看測試的結果以及各運營商准備的情況而定。我們惟一可以探討的是揣測信產部的心理,通過分析包括政府、運營商、系統設備商間的利益博弈,對有關3G牌照發放的話題進行合理的梳理,去盡量逼近可能的真相。』

  其實,當信產部決定於11月8日召開『3G在中國』峰會,並在會上公布第二階段的3G外場測試的一系列測試結果時,就已經將各方面的敏感神經牽動起來了。

  人們期待的是,牽動中國數千億投資神經的3G牌照發放迷局能夠變得明晰起來。時間不是問題,雖然目前信產部對於3G牌照發放的時間表依然保持緘默態度,但從相關官員松動的口中,至少可以確定明年春天將看到3G的影子。但怎樣發放,尤其是在中國通信產業變革龍頭的運營商領域的發放模式,已然引起眾多猜疑,並且這股聲音越來越高。

  中移動某高層曾表示:『即將到來的3G時代,就是一個以運營商為主導的時代,3G的角逐,更多的是運營商之間的角逐。』隨著其堅定的態度,諸如運營商會有幾張牌照,是否引用相對公平的拍賣形式,大唐的TD-SCDMA標准會被分配給哪家運營商商用等問題紛紛出爐。

  山雨欲來,時限將至。

  吊足運營商胃口的3G牌照,終於被吹起了一角面紗。雖然顯露不多,但憑著點滴蛛絲馬跡,我們正在向真相逼近,逼近,再逼近……

  猜想一:牌照將以何種方式發放?  

  3G牌照拍賣已被否決

  3G牌照最先被提及的發放方式就是拍賣。

  手機牌照的問題多多,讓人們意識到,即使是行業的無奈,也不能將公平競爭的原則丟棄。於是在同樣的3G牌照方面,堪稱最能體現市場公平競爭原則的拍賣方式被提了出來。

  按照市場需求的原則,3G牌照如果采取拍賣的方式,對管理部門來說,在公平、公正的市場參與原則下,可以集中資源推動中國通信產業健康地發展。拍賣可以設置統一的市場門檻,體現一種公平競爭的市場原則,同時增加了行業和市場進入的透明度。

  而且,拍賣的所得款項正好可以用作中國通信產業的發展基金,以緩解企業中部門以及企業之間的差異。在這方面曾經有電信專家建議,將拍賣所得的資金用於解決電信行業的普遍服務糾紛問題,而這也能解決主管部門一直頭疼的普遍服務基金收取的難題。之前,在由運營商買單普遍服務基金的問題上,是按銷售收入還是按用戶數量來分攤一直是棘手的問題,拍賣3G牌照可以一舉兩得。

  但這個看似完美的提案卻被一票否決。問及原因,信產部以歐洲當年3G牌照拍賣時的混亂做了說明。

  歐洲各國政府在拍賣3G頻率許可證前夕,由於設備制造商的大力宣傳,狂熱的運營商癡迷一般的跟風,所有人都認定3G將會帶來一個誘人的市場前景。於是,拍賣價格被哄抬到了天文數字。2000年,歐洲的電信公司光在3G頻段拍賣中就花掉了1000億美元。而讓他們尷尬的是,在3G上付出如此巨額的准入費用和投資費用後,不但沒有看到任何贏利的曙光,卻已然不得不負重而行。以德國為例,頻率許可拍賣的金額曾經高達50多億歐元,平攤到每個國民身上,每個人將為此承擔近1000美元。

  正是看到如此局面,考慮到我國運營商以及通信產業發展的現狀,中國的3G牌照不得不放棄『拍賣』,而采取『選美』的方式。一位接近電信決策層的資深電信專家斬釘截鐵地表示,權衡到中國6大運營商的資金承受能力,除了中國移動和中國電信在賬面上能夠說比較充裕外,中國網通、中國鐵通、中國聯通等運營商則在3G網絡建設上已經捉襟見肘,過千億元的資金投入已然將他們壓得喘不過氣來,更何況大筆競標牌照所需要的費用。

  最近,《IT時代周刊》記者更從運營商方面獲悉,目前即使是中國移動和中國電信,也已經要求各地分公司節省不必要的開支,為即將上馬的3G項目籌錢讓路。

  除去資金問題,資本市場上投資者的態度也不得不考慮。6大運營商中,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都是上市公司,他們的決策將直接影響到股票的利益,如何照顧好資本市場上投資者的情緒,避免引發大規模的投資者『用腳投票』是關系到切身利益的問題,不能有半點馬虎。當然也不能否認,投資者的態度如果利好的話,將有利於改善運營商在3G投資後,短期內資產負債率指標提高的窘迫。

  據統計,整個歐洲電信業2001年的債務總額高達2510億歐元,德國、英國、法國、荷蘭等國電信公司的資本負債率達到120%?210%。其中德國電信負債500多億美元,英國電信負債430億美元,法國電信負債則高達600多億美元。而他們安然度過危機的保障,正是來自於投資者的支持與信心。

  因此,通過拍賣方式發放3G牌照的方式由此被徹底冰封。

  捆綁標准發放難實施

  就在3G牌照拍賣被否決後不久,由於大唐TD-SCDMA標准的日漸成熟,作為對『民族標准』的一種支持,又有人提出,3G牌照發放將可能采取捆綁標准的發放方式。

  北電教授、電信領域專家闞凱力對記者表示,就他個人認為,這個問題僅僅是民族情節在作祟罷了,就實際意義上來說,政府采取捆綁某個3G標准發放給運營商的說法根本站不住腳。

  早在第二階段測試臨近尾聲時,信息產業部就有明確的表態,指出TD-SCDMA雖然是我國所開發的一個通信技術標准,但並不一定意味著我國的移動運營商就必須要采用這個技術標准,標准的確定需要考慮很多因素。

  而且,就在今年4月由國務院副總理吳儀帶隊的中美商貿聯委會上,中方已經答應國內的運營商可以自由選擇包括WCDMA、CDMA2000和TD-SCDMA三種標准,政府不會強制運營商上馬某個標准。

  雖然這樣做的目的只是體現了政府對電信領域走市場化的初衷,但這和運營商的態度一拍即合。

  在國內6大運營商中,中國移動和中國聯通在選定標准上已沒有太多的懸念。目前,中國聯通已經完成了CDMA 1X三期工程第一階段的建設,未來平滑過渡到CDMA 1X EV-DO幾乎是鐵板釘釘,而中國移動也沒有多少的變數,由GPRS昇級到WCDMA也是無可爭議的默認事實。

  鑒於此,即使是為了避免重復建設,政府也不可能硬性的分配給中國移動和中國聯通某個3G標准。相比較而言,由於中國電信和中國網通兩家運營商在移動網絡上基本上都是白手起家,沒有任何2代移動網絡的支橕,軟性捆綁的可能性還大些。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兩家誰也沒有主動傾向TD-SCDMA標准的意思。

  不過,某位參與外場測試的信產部官員也表示,依據他個人的推斷,雖然政府不會強制性的捆綁標准向運營商攤牌,但並不排除在標准選擇時,幕後做運營商的工作,這樣也能達到扶持國產TD-SCDMA標准的效果。

  在第二階段外場測試名單中,《IT時代周刊》記者看到,參與測試的6大運營商中,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參與了CDMA2000測試,而中國移動和網通則進行了WCDMA的測試。而6家電信運營商都參與了TD-SCDMA標准的測試工作。

  其中緣由,不言而喻。

  對於運營商來說,3G外場測試方案雖然與未來3G商用網建設並無直接的對應關系,但測試過程中運營商對技術標准的磨合必然會對未來上馬標准的決策起到參照作用。同樣,運營商在測試中選擇哪種3G標准,也預示著將來很可能會成為事實上的『默認』標准。

  但中國網通和中國電信都沒有實施TD-SCDMA標准的想法,這是很透明的邏輯,政府也不大可能要求兩大運營商單獨組網建設TD-SCDMA的網絡。目前,記者從可靠的消息渠道得知,中國網通馬上就要進入上市方案的最後收官階段,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在中國發放3G牌照前中國網通便能順利登陸資本市場。如此一來,即使為了投資者的利益,也不會貿然選擇標准來自毀前程。

  因此,以捆綁標准的形式發放3G牌照就變成了一個表面上被否決的事實狀態。而之前信息產業部電信研究院通信政策所陳金橋對此也表示,中國政府還是電信運營商國有資產的管理人,可以從資產管理的角度發揮作用,所以這個承諾是有彈性的。  

  猜想二:到底會有幾張牌照?  

  信產部會發幾張3G牌照?

  從國外已經發放的牌照情況看,根據國家地域面積的大小、電信總量的不同,3G牌照發放的數量也不盡相同,一般在3?6張范圍內。按這種情況推斷,考慮到我國電信市場的規模和地域范圍,在全國范圍內發放4張3G牌照應該是可以的。

  但這樣也會帶來一些實際問題。

  其實,這一問題在第二階段Mtnet測試裡已經有所體現,也就是我們曾極力回避的問題——重復建設。

  如果發放4張牌照,4家運營商必然會有幾套獨立的系統不得不重復建設、重復覆蓋,這必然會造成資源的極大浪費。對大多數財政並不寬餘的運營商而言,隨之而來的沈重財務負擔也將或直接或間接的影響到企業的方方面面。

  在規避重復建設上,有電信專家針對中國電信和中國網通南北分立的情況提出了『南北劃分3G牌照發放』的方案。此方案的雛形來自於小靈通,在其投資建設上,政策嚴格劃分地域建設權的做法避免了大量的PHS網絡重復建設。但以目前小靈通的尷尬身份而言,在中國電信和中國網通未來3G投資建設上,是否會借鑒小靈通的南北區域劃分的模式還很難推斷。

  近日,《IT時代周刊》從國家信息化工作辦公室組織的3G規劃專家組獲悉,3G發牌方案目前已提交到主管機關,國務院將會同有關部委就方案的內容作出評定後,再決定中國3G牌照的發放方式。專家組提出的方案大概內容即是大家一直在心中默認的方式——在中國發4張3G牌照,即中國移動、聯通、電信、網通各一張,采用『選美』的方式進行發放。但具體如何操作,『選美』的標准如何定奪,則是以最高機密的形式保密著。

  在此之前,坊間曾經盛傳,信息產業部根據中國通信市場容量所進行的3G模型測算顯示,3張移動牌照纔是最佳的方式。不少業內資深人士也一直在等待具體的操作方式,更傳出類似中國網通和中國電信可能會角逐第3張牌照的傳言。

  而引起傳言的基礎則是一時盛起的『六選三』方案。原意是認為政府會考慮未來扶持3家大型國有電信企業,這和國資委的在同一行業內最多培育出3家全球領先的旗艦型企業的號召遙相呼應。但從另一個角度看,此說法更傾向於猜測臆斷。

  對於南北分立的網通和電信來說,每家都能拿到3G牌照更在情理之中。有人就曾笑談:『政府不會對曾經的電信老臣如此吝嗇的。』

  此前還有人建議政府采取基站共享的方式來避免運營商的過度投資,或者是按發改委做出的方案——讓中國電信和網通共同出資成立一家合資公司來經營移動業務。如此一來,既可以實現固話運營商對移動牌照的夢想,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固網與移動網兩種業務的衝突,而未來發放的3G牌照也將鎖定在3個。

  來自香港的風聲更具爆炸性。傳聞稱,為解決3G牌照發放數量問題以及避免運營商的過度競爭,國資委有意將4大運營商按照『移動+固話』的搭配重新組合成為2家綜合運營商,具體方案已上報國務院。盡管其後證實該方案不過是某些利益集團向高層提出的一種方案,並不代表任何實質性的變化,但這一傳聞還是暴露了『合並』想法的根深蒂固,也引發了業界巨大的心理波動。

  但更多的業內專家否定了這些猜測。不論是最早提出牌照預測的前信產部部長吳基傳,還是現信產部副部長婁勤儉,他們都曾經表示過:『未來電信業長期改革的設想是,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網通和中國電信4大家發展全業務的競爭。』由此來看,信產部將向中國網通及中國電信兩大固定電信運營商發出移動牌照,同時讓中國移動及中國聯通可兼營其他電信業務。

  4大運營商齊獲4張3G牌照似乎已毫無懸念。

  是否會同時發牌?

  除了3G牌照的數量之爭外,國家會不會在發牌順序上有個先後的排序,這也是一直以來爭議頗大的問題。

  有業內的專家預測,政府可能會在運營商的3G牌照發放時間上錯位,以達到扶持TD-SCDMA標准的意願。說白了,其實就是一種回應第二階段外場測試中,大唐TD-SCDMA表現不佳的猜測。

  這種猜測的存在基調就是『民族情結』,認為政府會視TD-SCDMA商業的成熟度情況發放3G牌照。

  有業內專家認為,其實中國移動和中國聯通並不急於拿到3G牌照。特別是中國聯通,10月份,中國聯通宣布已將一張耗資680億元織造的CDMA 1X高速手機網在全國鋪開,包括可視電話在內的幾乎所有3G業務都將陸續登場。

  闞凱力教授稱,『目前3G所特有的那種高端業務普遍的需求不足,全世界都有共識,3G系統主要的業務還是話音,它的主要收入還是來自話音。而在我國的話音網絡系統,無論是GSM也好,還是CDMA也好,這個容量都是非常充裕的,尤其是聯通的CDMA,容量很大。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移動運營商無論是中國移動,還是中國聯通,他們在短期之內,上3G恐怕積極性都不高,因為他們通過自己的經營,確實體會到上3G必要性不足。』

  在高調宣布聯通CDMA第3期第一階段建設完工的同時,聯通副總裁呂建國透露,聯通正在考慮是否推出基於CDMA 1X的手機可視電話業務。而可視電話在國外是典型的第3代手機(3G)應用內容。聯通認為,CDMA 1X是一張面向3G的手機網,到今年第4季度,聯通CDMA用戶將能夠像日本、韓國的3G用戶那樣享受最新的手機數據業務。

  因此,中國聯通並不急於拿到3G牌照並進行大規模的投資擴張,而3G牌照對於聯通來說也沒有更為重大的意義。反過來講,政府在3G牌照發放時間的延遲,只會讓中國聯通在CDMA上發展更多的准3G業務,這樣就在數據業務上佔有比中國移動更大的先機。

  而中國移動在過去兩三年打造的夢網在亞洲已經成為一個模式。對所謂的3G牌照,在沒有明顯看到用戶需求的前提下,骨子裡還不是非常感興趣,大規模布3G網昇級設備的驅動力也不是很大。

  相比而言,中國電信和中國網通上馬3G的情緒更為高漲。因此,不排除政府在統籌安排好牌照發放數量和支持國有TD-SCDMA標准的基礎上,提前給中國網通和中國電信放水發牌。

  這中間較為可能的情形是,先將中國網通和中國電信的3G牌照發放下去,或者兩者一個排第一,另一個隔段時間發放。這中間肯定會或軟或硬地將TD-SCDMA的標准捆綁進去,不管中國網通、中國電信選定哪個3G標准來組網,TD-SCDMA都將處於首發陣容。

  然後,在靜觀一段時間後發放中國移動和中國聯通的3G牌照。從目前TD-SCDMA標准的第二階段外場測試的結果看,TD-SCDMA標准的產業化規模和成熟度上仍然與前兩大標准存在較大的差距。這樣的排序式發放3G牌照的思路為TD-SCDMA的發展預留了空間。

  北京郵電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眾多教授等也曾對此發表過看法:我國應該分期分批分不同運營商發放3G牌照,而不應該是3個頻段、4個運營商都發。現在的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已經有移動運營業務,尤其是中國聯通,先把兩個網搞好再說。對其他運營商,可以采用招標的方式,誰願意提供服務,誰願意先試運行,就先讓誰去做。從制式上來講,應該首先發放試驗網的制式是TD-SCDMA。

  看來,無論是業界還是主管部門,就分開發放牌照的想法都趨於一致。  

  猜想三:國產標准的民族情結有多深?  

  TD-SCDMA能否單獨組網?

  從以上的爭論中,我們不難看出TD-SCDMA對中國3G牌照發放的重要乾預性。從簡單的意義上看,TD-SCDMA能否單獨組網直接關系到發放牌照的各個環節,包括怎麼發放牌照、發幾張牌照等等,都會考慮到TD-SCDMA將來的組網模式這個前提。

  今年6月,歐盟特使裡坎南專程訪華,拜會了信息產業部副部長奚國華,歐盟特使表達了支持將WCDMA與TD-SCDMA兩種3G標准進行捆綁組網,以實現優勢互補的做法,而奚國華則希望歐洲的運營商和制造商能幫助TD-SCDMA成為一個真正的國際化標准。

  雙方態度轉變之快令人驚愕。

  早在去年,歐盟還明確反對中國使用TD-SCDMA技術。當時,歐盟官員不斷在各種場合呼吁中國避免采用自家的手機標准,並表示統一規格將有助於降低成本,方便消費者。一些歐盟官員表示,3G市場已經有3種主要通信標准,中國應避免采用自行研發的規格以免進一步分裂市場。而中國也一直有意傾向大唐,不論是時間上的等待還是投資政策上的傾向,無不在表明我們要保護『中國自己的標准』。

  GSM協會中國區總裁雷鳴對混合組網持樂觀態度,WCDMA與TD-SCDMA的核心網部分是完全相同的,二者有85%的網絡部分基本上是一樣的。如果TD-SCDMA與WCDMA能捆綁組網的話,也就等於減少了85%的網絡重復建設成本。而歐洲運營商都有FDD和TDD兩種頻譜資源,有助於中國的TD-SCDMA標准在海外落地,做大做強。

  反對者聲音也此起彼伏,鐵通無線通信部總經理蔣春生表示,從運營來講,如果實施混合組網方案,多個制式在一家運營商中存在,運營商就需要設置多個技術支持部門,由此還會帶來終端、制式兼容等眾多問題,這些都將增加運營成本和運營難度。

  而對於TD-SCDMA聯盟來說,TD-SCDMA單獨組網的意願更為強烈。之前,TD-SCDMA是否具有單獨組網能力一直遭受質疑,聯盟輪值主席陶雄強認為,獨立組網能夠使我們對TD-SCDMA的發展有一個很好的控制,對其性能也會有更清楚的認識。如果只選擇混合組網方案,那麼在TD-SCDMA後續的技術昇級、新功能增加等方面就要受到WCDMA方面的影響。

  《IT時代周刊》記者從3G規劃專家組內了解到3套組網候選方案。方案如下:第一種,不對運營商采用的3G標准做出限定,運營商根據建網成本、市場前景和自身的情況自由選擇;第二種,給中國電信和網通同時發TD-SCDMA牌照,中國移動和聯通則分別采用WCDMA和CDMA2000作為3G標准;第三種,原則上不限定中國電信和網通使用哪一種3G標准,但要保證在一定區域使用TD-SCDMA作為組網標准。

  對於這份由3G規劃小組操刀的方案,各界說法不一,第一套方案是從保證市場充分競爭的角度出發來制定的,采用第一套方案的惟一可能是TD-SCDMA產業化進程大大落後於其他兩種3G標准。而第三套方案是根據TD-SCDMA適合高密度的用戶和數據業務量、可作為其他兩種標准補充的技術特點來制定,只是會加大運營商的運營難度。因此,這位人士估計,綜合各方面因素考慮,第二套方案不僅兼顧發展民族通訊標准,還保證了中國移動和聯通的網絡連續性,應當是最佳的選擇。

  而也有電信研究專家認為,如果發4張3G牌照,參照英國政府在1999年一口氣發出5張3G牌照的經驗,從市場監督的角度出發,理應將較為成熟的WCDMA標准發給新進入移動市場的中國電信和網通,或給予根據自身特點選擇制式的權利,以減輕因沒有其他頻寬和既有移動網絡所帶來的不利形式。但考慮到電信和網通各自擁有一張壟斷的地面接入網,又通過小靈通已經積累了1500萬的移動用戶。因此,電信、網通各一張TD-SCDMA牌照的方式也在情理之中。

  來自運營商的聲音也更為現實,中國電信總工程師韋樂平在公開場合明顯流露出對WCDMA的關注:『TD-SCDMA要最後實現產業化還需要至少兩年,或者更長的時間。』更重要的是,業界一致認同,TD-SCDMA目前的發展階段必須依賴2G的核心網。而作為固話運營商,中國電信根本沒有移動網絡,網通也是如此。中國移動的網絡從技術和現狀方面考慮,可以使用TD-SCDMA,但它傾向於WCDMA。

  中國標准不會成棄嬰

  《IT時代周刊》記者在近日采訪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電信專家時得到這樣一個觀點,從現在的局勢看,除了在中國鐵通和中國衛通存在TD-SCDMA單獨組網的可能外,移動、聯通、電信、網通

  四大運營商都很難單獨組網來支持TD-SCDMA標准。因此最終就會形成一個混合組網的事實。

  該人士還認為,即使不能單獨組網的話,對於大唐的TD-SCDMA來說也意味著有很大的市場機會。政府對TD-SCDMA的支持將不會減弱,完全可以從背後推動TD-SCDMA標准達到規模化的要求。這從外場測試中6大運營商齊發力就能看出國家對TD-SCDMA的支持力度。

  而且,在2002年頻率劃分的初期,政府已經為TD-SCDMA唱了高調,信產部已經為TD-SCDMA劃分出155MHz的頻率資源,3G牌照的發放方式也應按所分配的頻率讓運營商自主選擇標准。由於TD-SCDMA所佔頻率較多,部分運營商也會考慮加以利用,因此有關專家認為,中國電信可能會選擇WCDMA和TD-SCDMA進行聯合組網。

  特別是某些對數據業務要求比較高的大城市,采用TD-SCDMA會比較適合,在大規模覆蓋方面采用WCDMA則更適合一些。這是TD-SCDMA一個很好的發展方向。這種論調也將混合組網的聲音推至高潮。對此說法,北郵教授呂廷傑表示,歐盟同意WCDMA和中國的TD-SCDMA合作,對於歐盟和中國的TD-SCDMA來說,應該是一個雙贏的局面。從中國已經公布的頻率分配方案來看,是有利於TD-SCDMA成為大網的,但是最終的局勢如何還要看市場因素。

  但對於一直致力於TD-SCDMA標准的大唐來說,混合組網成為事實的話對其極為不利。之前,大唐已經在TD-SCDMA技術上投入了數億元的資金,這包括後期從華夏銀行、建設銀行拿到的銀行信貸。

  目前,各大運營商對大唐TD-SCDMA的排斥態度已經令大唐在海外融資和私募上遇到了障礙。有行內人士表示,由於面臨的風險較大,大唐移動無論是私募還是海外上市,目前都不會有太好的表現。一切只有等政策面明晰後投資者纔會相時而動。  

  猜想四:運營商如何用牌照圓夢3G?  

  運營商3G胎動

  猜測不斷,傳聞不斷就是近一段時間裡3G領域最佳的寫照。面對政府部門對3G牌照等問題的三緘其口,國內運營商早已按照自己的猜測在暗暗使勁了,為的只是盡早在3G領域內跑馬圈地。

  近日,有媒體報道,中國電信和中國衛通已經動用了800億資金砸向3G運營投資。盡管此後,雙方都出來避謠,但提前佔據位置,待牌照發放後能迅速啟動的目的昭然若揭。

  而就在不久前,中國網通和中國衛通都開始了800MHz數字集群商用實驗網測試,並在一些城市已經進入商用放號階段。更能透露出信息的是,大唐移動正在同衛通積極協商,希望使用TD-SCDMA技術幫助衛通開展集群業務,但雙方還未就最終的技術方案達成一致。大唐正研究將TD-SCDMA技術改頻到800MHz的可行性。

  數字集群網絡所使用的終端將和GSM手機等功能一樣,同時在資費上還能有更大的優惠。因此,這對於沒有拿到移動牌照的中國網通來說無疑是打擦邊球的行為。

  同時,也有消息說,中國電信目前正緊張匯總各省公司上報的數據,以便完成全部3G前期的統計工作。主要內容是設計整個3G的結構和交換點,並對具體到每個城市的基站數量和選點進行規劃,以便能計算出最終的投資金額。而預期投資金額將達到800億元。

  在一份公開的報告中顯示,中國電信正尋求廠家協助以推動移動牌照的盡快發放,希望采用WCDMA為主要制式建設3G網絡,計劃年中在上海、廣東、江蘇、浙江等4個省份的7個城市建設WCDMA的商用試驗網,每個城市的基站規模在40到100個之間,同時加強3G業務與固網業務融合的應用。

  相比,中國移動也已經秘密部署2.75代的EDGE技術。有專家認為,昇級到EDGE網絡不僅能大大增強業務的競爭能力,也有利於向基於WCDMA技術的3G網絡過渡。一兩年前,移動運營商普遍認為沿著GSM(GPRS)-EDGE-WCDMA路線進行昇級,是逐漸過渡到3G的最佳途徑。但現在,運營商們大多希望采用EDGE網絡進行全網覆蓋的同時,在有需要的地區並行使用WCDMA技術。

  用牌照調整產業鏈

  史無前例的3G通信網絡建設成本和業務開發投入不僅要求運營商有更雄厚的資金實力、更強的抗風險能力,也鮮明地體現著巨人間游戲的規模經濟特征。達不到一定的通信用戶規模,不僅難以平衡網絡建設和運營的成本,也難以為增值服務的開發提供足夠寬廣的用戶基礎。擁有大規模用戶的運營商也更容易吸引增值服務提供商的合作。

  3G技術的發展為多種業務的創新帶來了可能性,也使以創新為目的的交互工作進一步細化和專業化。

  隨著產業分工的細分、新產業環節的滋生、價值鏈的延伸和各環節相互依附性的增強,3G經濟生態系統的利益分配機制也相應重構。在2G時代,運營商獨自創新並獨佔絕大部分市場價值的模式被顛覆,運營商雖然仍然可以獲得絕大部分的市場價值回報,但相當部分的利益被分配給內容開發商、業務提供商、銷售渠道等環節。

  雖然運營商對終端廠商的控制力度不同,但定制終端、手機補貼是運營商整合終端產業供應資源通用的辦法。除了產品定制這種方式之外,運營商還以資金支持等方式扶植相應的產業環節,如NTT DoCoMo對終端廠商和SKT對內容提供商的支持。此外,采用資本手段直接整合產業資源的方式也被加以利用,例如H3G調動資本杠杆收購歐洲第3大藥房連鎖店Kruidvat集團,以迅速獲得泛歐洲的營銷網絡。而我國的兩大移動運營商在後2.5G時代也在不同的背景下開始了整合產業鏈的種種嘗試,並初見成效。

  新技術的出現,需要新的牌照以規范市場,完全可以將以往的有效手段引入,孕育一條適應3G,乃至未來的4G或更高端技術發展的產業鏈,建立一個良性、積極的競爭環境。

  對於可能在3G時代獲得移動通信牌照的運營商,易觀公司提出建議如下:

  新進入運營商要規劃好市場進入的重點和步驟,根據戰略重心選擇合作伙伴和合作模式。

  充分發揮終端廠商的作用,低成本地快速擴大用戶規模。用好終端補貼的手段,針對不同細分市場設計不同的補貼和資費組合策略。

  充分調動終端廠商的渠道資源,為渠道增值提供機會和空間。充分利用現有的資源和產業合作伙伴,將其他領域的競爭優勢移植到新的競爭環境中。

  充分撬動現有的用戶群體,為他們向3G業務遷移提供便利。利用統一號碼資源服務等方式,屏蔽原有移動運營商的號碼資源優勢。發揮固定網絡內容開發合作的作用,提供新的發展空間。利用現有寬帶用戶線上資源的優勢,在3G寬帶數據業務方面構建優勢。

  結束語:夢圓3G的猜測

  幾大運營商的猜測不見得統一,使力方向也各有千秋,但他們都在用行動透露著一個訊息,那就是——3G時代即將來臨了。

  2004年,第3代手機(3G)服務正在全球范圍內啟動,漸漸步入全球商用推廣階段。截至到2004年7月,全球已經商用的WCDMA網絡就有35個,今年二季度就增加了19個,商用用戶更是增加到879萬,平均每月增加80多萬!

  3G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在中國3G牌照的發放日趨明朗之時,作為中國3G發展的第一龍頭重鎮——運營商不得不在多方的博弈中探尋自己的發展出路。而這其中,牽扯最多的就是牌照。各方夢圓3G的價值體現是商用,而商用的前提是運營商的標准選擇,牌照發放規則,否則也不會有如此之多的猜測與傳聞。

  牌照如何發?當猜測成為一種態度時,可能一些方式與流程也在猜測中暗暗沈淀,從而成為決策層的一個考慮方向。雖然很多東西沒有定論,但反觀以往變革發展的腳步,很多規則不就是在猜測中成型的嗎?比如消除壟斷從而分拆電信,為中移動設立競爭對手中聯通,讓鐵通進入國資委……

  於是,今天我們也大膽的猜測——3G牌照的發放,其4大猜想的謎底極有可能是:

  3G牌照發放形式的首選為捆綁模式;

  將以『選美』的方式發放4張3G牌照;

  民族的TD-SCDMA標准有望單獨組網;

  夢圓3G在於用牌照調整產業鏈。(曹宇、張效軍)

編輯: 丁毅
 ?【相 關 報 道】?
-綜述:未來我國最有可能發放三張3G牌照   04-11-08 12:58
-評論:突破壟斷決心成3G牌照發放的最大變數   03-11-14 12:43
-分析:中國將從及時頒發3G牌照中受益   03-09-28 14:19
-分析:歐美3G泡沫破滅 誰在逼中國發3G牌照   03-09-03 12:30
-分析:爭奪3G牌照 電信網通兩條道路   03-05-20 16:50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皖ICP證 030106號